汉武帝统治相当折腾,为什么没有亡国?

浏览:2111   发布时间: 08月31日

“秦皇汉武”是我国历史上,雄才伟略的帝王代表,同时秦始皇、汉武帝、隋炀帝,这三位大神,也并称为古代最能折腾的皇帝,与秦朝、隋朝二世而亡不同的是,相当能折腾的汉武帝,却没有把汉朝整散伙了。

其实能折腾并不一定都是坏事,得看有没有这个实力,首先得有一个好爹,能留下足够挥霍的家底,其次得有一个好儿子,能把留下的烂摊子都收拾的差不多,就这两点基本上把所有皇帝都过滤掉了,汉武帝正好就是这么唯一的幸运儿。

汉朝三代人,四位皇帝留下的雄厚家底,足够汉武帝瞎折腾了

我国古代,要说最会投胎的人,除了汉武帝,找不出第二个人了,汉武帝刘彻继位的时候,历代先皇,给他留下了一个想怎么折腾,就能怎么折腾的国家,他就是想把月亮打下来,汉朝也能用钱给他送上去。

汉武帝继位的时候,得益于秦朝的横征暴敛,以及他之前三代四位皇帝的勤俭持家,国库异常的充盈,我国历史上就没有这么富裕的时代,国库里面的钱,太多了而且放得时间太久,绑钱的绳子都断了,钱撒了一地,花花的往外流,这种场景能想象得到吗。

这种家大业大的国家,不就是留着给他折腾的吗,不折腾人生还有什么追求了,难道去吸毒吗,明显不合适啊,正好汉武帝也是个立志要把汉文明推向四海之外的有志青年,自然是一拍即合,可劲的造吧骚年。

相比之下,秦始皇和隋炀帝,就没有汉武帝这么好命了,秦始皇的曾祖父秦昭襄王在位的后期,虽然是把六国都祸害惨了,但是长平、邯郸两战,秦国也是国力耗尽,损兵折将达到了六十多万,到秦始皇的时候,秦国也没攒下多少家底。

隋炀帝就更惨了,隋朝继承的是北周的底子,北周在宇文泰的时候就是个一穷二白的国家,靠着宇文泰把北周关陇政权变成一个军事化管理的国家,才能在与财大气粗、但脑子不够数的北齐的竞争中获胜。

隋朝接过北周两代积累的家底,靠着沉重的赋税,才维持住强大的帝国,虽然朝廷积攒下了两三代人都吃不完的粮食,但是老百姓穷得那叫一个叮当响啊,稍微有点天灾人祸,天下百姓就扛不住了,隋朝其实是没给隋炀帝留下折腾的资本,瞎折腾只能亡国了。

老子挥霍,儿子给力,汉昭帝与民休息,逐渐恢复汉朝国力

汉武帝病逝之后,年仅十四岁的少子刘弗陵继位,是为汉昭帝,有霍光、桑弘羊、上官桀、金日磾四位大臣,受汉武帝遗诏辅政。

汉昭帝在位期间,霍光权倾朝野,虽然延续了汉武帝时期的严刑峻法,但是在侧重点上,着力于惩处不作为的官吏,缓解民间疾苦,针对汉武帝时期的穷兵黩武、国力虚耗的情况,作出调整。

汉昭帝时期,采取轻徭薄赋、与民休息的政策,多次减免赋税,收拢组织流民再生产,解决社会的安定的问题,使得汉朝的国力迅速恢复,其后的汉宣帝延续与民休息的政策,最终形成了“昭宣中兴”的盛世局面。

汉昭帝在位时期,最重要一项措施就是“盐铁之议”,汉武帝时期施行的盐铁官营、酒榷均输等政策,造成社会的贫富差距拉大,农民、中小阶层的生活日益困苦,其实这些都是表象,核心问题是盐铁官营等政策,打击了地方豪强,将社会利益从地主豪强向官僚过渡,损害了地主豪强的根本利益。

关于“盐铁之议”的是非曲直,我们以后有机会在讨论,对于当时的汉朝来说,以丞相田千秋和御史大夫桑弘羊为代表的朝廷,召集各郡国的六十余位贤良文学商议朝政,这是一次积极的舆论宣传,虽然这个会议并没有取得什么实际性的结果。

但从政策和认知上,朝廷和士族各让一步,达成共识,对于掌握社会绝大部分资源的士族,对汉王朝的认同感提升,有非常积极的作用,从某种程度来说,朝廷也认可了士族对社会优势资源的占领,极大的稳固了汉王朝的统治基础。

“盐铁之议”后,朝廷和士族的权利划分基本定型,未来即使王朝更替,这一权利基础的划分也没有改变,其中大部分政策和社会格局延续了两千多年,至今都没有改变,可见这次会议的重大意义。

相比于汉武帝的儿子这么有出息,秦始皇可就糟心的要死,本来想传位给扶苏,结果被胡亥给截胡了,后面的故事我们都非常清楚,亡国二人组“胡亥+赵高”荣耀上线,给刘邦送江山去了。

同样是十三四岁,胡亥和刘弗陵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啊,胡亥一上位就把自己的兄弟姐妹都给逼死了,说自己的皇位是正经弄来的,估计都没啥人相信,然后就说把老爹在朝堂和各郡留下的得力干将,清理的一清二白,换上一批鹿和马分不清的人,这样的国家不亡才怪呢。

隋炀帝杨广,和汉武帝、秦始皇比起来,就比较固执,当然不固执也不能那样折腾不是,长子杨昭死后,当然是病逝,不是被自己逼死的,就认准了长子这一支,全力培养杨昭的儿子杨侑、杨侗,自己征高丽,或者下江都的时候,一个镇守西都,一个镇守东都。

除了元德太子杨昭之外,杨广还有两个儿子,齐王杨暕和赵王杨杲,杨广也没有给这两个儿子啥表现机会,一起被带到了江都,被宇文化及一锅端了,杨广留两个年幼的孩子镇守东西两都,如何能够压的住已经汹汹天下局势啊,好好培养年长的儿子,也许还有一点机会吧。

自己及时醒悟,不给后世之君挖坑,是最大的贡献

汉武帝相比于秦始皇和隋炀帝,最大的优点恐怕就是没有过分地自我陶醉,秦王扫六合,自以为威服天下,却不知天下苦秦久矣,汉武帝虽然自己穷兵黩武、用法严苛,但是却对仁厚的太子刘据,很是信任,而秦始皇却容不下宽厚的扶苏。

汉武帝是历代帝王中,为数不多的有勇气进行自我批评的皇帝,“轮台罪己诏”,对此前的各项国策进行反思,并提出恢复汉初以来的“与民休息”的国策,此后昭帝、宣帝在施政方向上,大都依照“轮台罪己诏”实施。

简单来说,汉武帝是一个知错能改的人,不像有些皇帝知错不改,“罪己诏”下得比厕纸还不错,却从来不反思自己的问题,从巫蛊之祸后,小吏田千秋上书为太子刘据辩护,汉武帝就开始对自己的政策进行反思,并开始清除身边的奸佞小人。

汉武帝身边,不是没有像秦始皇的赵高、隋炀帝的虞世基、宇文述这样的奸佞之臣,苏文、江充、李广利这些,比之赵高等人也是不遑多让的。

但是汉武帝能够及时醒悟,迅速将这些奸佞之人处死灭族,给后代留下可以信任的霍光这样可以信任的大臣,这就不是大部分帝王能比得了的,所以汉朝在汉武帝之后,能够延续盛世的局面,并非是偶然。

主营产品:阀门,采暖部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