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朝末年藩镇割据,皇帝为什么不效仿汉武帝,实行推恩令削藩

浏览:4967   发布时间: 08月17日

实际上平卢淄青节度使的独立时间远早于田承嗣等人,还在营州的时候就是统兵将领直接“民主选举”,中央直接追认了,割据由此产生,季广琛许叔冀等部战斗力本身就不强,又在邺城之战中被歼灭

因此,整个东线,可靠的武力就剩下了平卢军,平卢军虽然本身人不多,不过本部雄据整个山东,得以膨胀;汴宋的田神功,淮西的李希烈皆出自平卢系,李光弼南下平定农民起义,也仰仗的是平卢系和本地部队的合作。对于节度使变换,李亨在位期间几乎采取默认,李豫在位早中期又没有力量干涉。

于是昭觉寺以后,各军各回各家各找各妈,独立的小王国板上钉钉,甚至是西北系,昭觉寺刚打完,朔方河东系的仆固怀恩和辛云京兵戎相见,中央却只能派人调解。节度使本身存在着制度缺陷,军事长官党政军财一把抓

虽然外战一时爽,但是潜在有土皇帝的危险,唐玄宗原本的做法是出将入相,不让这些军头在一个地方干的太长,可以换地方或者来长安当宰相,然后,唐玄宗自己懈怠以后找来了李林甫,堵住了军头这条道,为了方便驾驭,还找来了胡人,这就是安禄山本人起家的背景,不光安禄山。

安史之乱爆发的时候,除了岭南节度使人选不明,十大节度使一个汉人都没有(郭子仪是安史之乱开始以后,唐玄宗和杨国忠召回安思顺后才提拔的)。

安禄山哪怕自己不想反,他在范阳羽翼丰满,自己升不上去,手下也升不上去,然后就反了。当然这里有一个误解,安禄山反的时候并不是所有部下都跟着走了,平卢节度使下辖的部队,居然隔着大海向唐廷效忠了,平卢军孤悬海外,也成了最早失控的节度使。

其次,说到钱,唐初原本河北道经济最发达,但是是安禄山的根据地,关中已经衰退,四川前几年刚在南诏打了败仗,唐朝可靠的财源就只剩江南了,然而洛阳开封一失,而唐朝只能通过水路从汉水北上到汉中,再从汉中运到关中,那时候没有火车卡车,从效率上,比叛军低了一个数量级,所以鲁炅被田承嗣困在南阳吃老鼠,唐玄宗唐肃宗拼了老命也要调兵去救。而唐玄宗唐肃宗持续作大死,导致战争旷日持久,江南也顶不住了。

安史之乱最后阶段,江南大规模农民起义,只能由唐军二号人物李光弼带兵去江南平叛,这也是导致战争不能拖的原因。

而之后,整个唐代宗在位期间,各种灾荒,也是得到大历中期,各种经济上的组合拳打下去才能有所起色。元和中兴相信大家都知道,唐宪宗拿着爷爷存的钱,军队和生财之道,用雷霆手段,平了淮西和淄青。

河北三镇收伏,但是唐宪宗也有苦衷,打淮西的时候,除了打仗花销,给军队和投降者的赏赐和官位导致这种模式不可持续,淄青还对牙兵进行了屠杀,彻底清除,但这个模式成本太高,同时大规模使用要到五代了。

基本上平了淮西和平卢淄青,吓住了三镇,其实中央也几乎到了极限,好在唐宪宗寿命不长,没多久就死了,后来的唐穆宗做了背锅侠。

唐懿宗虽然不太行还挥霍无度,不过必须承认,此君老背锅侠了,江南农民起义又来了,南召屠了越南,劫掠了广西,所以基本上唐懿宗在位都在忙着打仗。这个时候问题已经很大了,神策军战斗力下滑,藩镇兵战斗力也下滑,而且藩镇开始公开半公开的划水了,长时间的战争,调动的藩镇兵也开始反了(庞勋起义)。

然后唐懿宗死了,唐僖宗14岁,除了宦官,居然没有其他的托孤安排。到唐僖宗,黄巢就来了,横扫江南,打碎了大唐的钱袋子,中央失去了威信,所有的军队都开始自立了,不多说了,唐朝要完了,故事结束。

主营产品:阀门,采暖部件